印尼经济社会发展报告:能源合作是两国经贸合作重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2月16日,“中国-印尼工商与人文交流”国际研讨会暨《印度尼西亚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8)》在广州举行。

2017—2018年上半年,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半,地方首脑直选、总统选举预热、亚运会举办、“印尼制造4.0”计划出台、货币急跌、贸易环境改变等,印尼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就,也面临重大风险和挑战。本报告由印尼与中国两国学者合作,从多个维度,分析了印尼经济社会发展趋势和挑战,以及对中印尼合作的启示。

“印尼制造4.0”计划出台 目标2030年进入全球十大最大经济体行列

报告指出,2018年4月,印尼政府正式推出了“印尼制造4.0”(Making Indonesia 4.0)计划及其路线图,这是印尼响应世界范围内的以数字技术、生物科技、物联网和自动化为主要特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所做的战略性布局。佐科认为世界范围内的工业变革是印尼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他希望把握这一机会,调整印尼工业布局,到2030年把印尼带入全球十大最大经济体行列。

“印尼制造4.0”计划是印尼一项国家战略,由印尼工业部具体领导和推行。工业部部长Hartarto表示,要使印尼经济变得更有竞争力,提高工业增加值,发展高科技产业是关键方向。“印尼制造4.0”计划设置了五个优先发展行业:食品和饮料、汽车、纺织、电子和化工。在这五个产业部门印尼已具备一定的发展基础,在经济发展中所占份额较大,且国际市场空间较大,对推动印尼就业、出口和未来科技发展都有重要意义。政府设想通过实施“印尼制造4.0”战略,能够为经济增长贡献1~2个百分点,即在2018~2030年,实现GDP增速达每年6%~7%,制造业在GDP中的贡献率达到21%~26%,创造就业机会700万~1900万个。目前制造业在GDP中的贡献呈逐年下降趋势,因此,“印尼制造4.0”计划也是印尼的工业提升计划。

印尼计划投资5500万亿印尼卢比 优先发展物流和交通基础设施

报告指出,印尼交通基础设施投资长期欠账,公路路况较差,拥堵严重,铁路发展严重滞后,港口和机场也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旅客和物流需求。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导致了高昂的物流成本,依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在2016年,印尼全国物流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高达26%。在2016年世界银行的物流绩效指数中,印尼在155个国家中排名第63位。仅雅加达的拥堵估计每年造成的效率损失超过30亿美元。贸易商抱怨从印尼国内贩运橙子往往比从中国进口还要慢。

有鉴于此,印尼本届政府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中之重,制定了到2019年的五年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总计金额达5500万亿印尼卢比。在2017年国家预算中,基础设施项目拨款就达337万亿印尼卢比,其中大部分用于交通设施建设。发展计划涵盖所有交通领域,包括高速公路、铁路、机场扩建和新建计划、“海上高速公路”项目等。具体来讲:高速公路建设是陆路交通建设的主体,政府目标是到2019年全国高速公路由原来的950公里增加到1850公里以上,重点是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主要项目是环爪哇岛高速公路、环苏门答腊岛高速公路。铁路项目主要包括位于苏门答腊南部的Tanjung EnimBandar Lampung铁路,预计投资20亿美元;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预计投资50亿美元,与中国企业合作;雅加达—泗水铁路升级项目,计划投资30亿美元,与日本企业合作。“海上高速公路”项目,计划投资554亿美元,用于开发24个商用海港和1000多个通用港口,及相关船只的采购。目前,在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港口连通性指数中,印尼港口在14个亚洲国家中排名第13位。

印尼贸易政策更趋向于“保出口、抑进口”

报告指出,面对严峻的出口形势和经常账户赤字扩大的局面,印尼政府对贸易政策做出了调整,要点之一就是提高进口关税,努力维持贸易平衡。截至2018年9月,印尼政府已提高了约1100类商品的进口关税,消费类商品关税幅度提高最为明显,最高达原来的4倍。目前商品进口税率为7.5%~10%,之前为2.5%~7.5%。关税提高使得许多项目的落地成本增加,因为项目所需配套进口物资和设备须缴纳更多的关税。

另一贸易应对举措是积极推动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努力拓展非传统市场,对冲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例如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目标是在2018年11月签署RCEP。再如,加大非洲市场开发力度等。

中印尼公路基础合作空间潜力巨大

报告指出,中国在路桥建设上具有丰富的经验和优势。2017年底,中国全国公路总里程达477.35万公里,高速公路达13.1万公里,全国等级公路里程占公路总里程的85%以上。近年来,中国公路交通一直处于迅猛发展的态势,公路路面状况得到显著改善,公路技术水平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路桥设施建设的施工时间相对较短,同时成本又相对较低。在保证其施工质量的情况下,中国通过科学管理、优化资源配置、创新建设技术等方式提高施工效率和进一步降低成本。

2017年11月,中国路桥集团公司对印尼Cileunyi至Sumedang至Dawuan(Cisumdawu)第一路段高速公路的建设工程提供了第三期贷款,总额220万印尼卢比,同时成为该基础设施建设承包商之一。Cisumdawu第一路段高速公路的建设将由Adhi Karya公司和中国路桥集团公司共同拓展。凭借中国提供的融资,Cisumdawu高速公路工程将能更快通车。2018年,中国政府将投资1.2千万印尼卢比在印尼北加省兴建月亮桥,为落实建设全长5.6公里的桥梁,北加省政府在附近兴建道路作为辅助基础设施。除了现有的泗水—马都拉(Suramadu)桥,月亮桥将成为印尼最长的桥梁,该桥建成后,货物从Tarakan岛作为过境区,能顺利运到Bulungan县、Malinau县以及TanaTidung县。

中印尼能源合作是两国经贸合作的重点

报告指出,中国和印尼的能源合作是两国经济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能源问题一直是制约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东南亚国家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丰富的油气资源使其在国际能源体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印尼有着丰富的能源,例如油气能源、清洁能源(水能、太阳能等)。其次,我国与印尼的能源合作有着良好的基础,我国煤炭进口的最大来源国就是印尼,而且中国能源企业从20年前就开始参与印尼的能源开发,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等能源企业在印尼的多个油田拥有股权,并涉及下游炼油业务。最后,中印尼之间的能源产业合作对中国有着极强的战略意义,不仅可以弥补目前中国经济发展中出现的能源缺口,还能对我国能源结构进行优化。

面对中国经济发展对于能源的强劲需求,以及矿石燃料在印尼出口中的支柱性地位,实现中国与印尼能源合作,包括石油、天然气、电力、煤炭和核电站建设等,是两国经贸合作的重点,尤其是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中国和印尼两国的石油贸易有着强烈的互利性,这是开展两国油气合作的基础。

然而,两国能源双边合作也存在大型项目进展缓慢、合作缺乏稳定性等诸多问题,给合作带来了较大的风险。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