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何小沁|文
南音、佟旭苒、叶子、鲁雪婷、安东|采访
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影视圈再起税务“地震”。

范冰冰事件之后,近日又有17位艺人被约谈,编剧、制片、导演、宣传、设计等各环节从业人员也被纳入“自查补税”范围内。

但此次大规模补缴与之前的情况并不相同,而是影视行业要重新适应国家统一归正的税率。

据新浪娱乐独家获悉,最近这批被约谈的明星都是一线大咖,覆盖流量鲜肉、话题小花、当红夫妻档等,他们各自需补缴的税款均达上亿之多。

制作、营销等公司相比之下虽补缴数额相对较小,但受创程度可能更大,许多项目因此陷入停滞,“寒冬”更冷几分。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通过对各影视公司自查补税情况的调查,我们发现不同制作环节都面临着各自的难处:

比如艺人工作室不知如何区分经营所得和个人劳务所得;导演协会提出导演的工作不应只被算作普通劳务,应加入智力创作考量;制片部门提出现行纳税法很难适用于联合投资;营销公司表示媒体投放无法开具发票,等等。

至于为何执行多年的园区优惠政策不再被承认,很多公司也期待得到法律角度的解答。

对此,新浪娱乐访问数十位艺人经纪、影视制作、宣传营销、法律等相关专业人士,共同解读这场税务地震后的影视圈乱象。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单笔收入20万以上公司均已约谈 补税公式详解】

“自查自纠”四个字通知下来,令很多影视工作者感到无所适从:

“我们都不懂财务,不知道怎么查啊,我们觉得过去的经营和纳税都是合理合法的呀…也找不到明文规定,只能靠网上传闻和互相打听,等电话通知。”一位从业者说。

听说为了应对自查,有的公司甚至请了会计事务所来给员工进行科普和培训,因为只剩一个月,时间紧迫,很多创作都被搁置,公司大量人力都被投入到财务清算中,复工时间未可知。

根据网络流传的《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最新补税公式是70%*(80%*40%-3.5%),但大家都不知道这些一刀切的百分比数值是怎么来的。

80%*40%稍微容易理解一点,来自现行《个税法》对于劳动报酬税率的规定,即每笔劳动报酬允许扣除20%费用后计税,40%则是按最高劳务税率计算的数值。

之前已经缴纳的3.5%个税的算法依据是将工作室视为个体工商户,根据现行《个税法》对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年应税所得额超过50万元的部分缴纳最高档税率35%,由于影视业工作室年收入一般超过50万元,一般按此税率征收。

之前已经缴纳的3.5%个税的算法依据是将工作室视为个体工商户,根据现行《个税法》对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年应税所得额超过50万元的部分缴纳最高档税率35%,由于影视业工作室年收入一般超过50万元,一般按此税率征收。

“我个人理解,开矿的不能跟矿山去要发票,养鸡的老母鸡也不能给你开发票,所以差不多认定90%是你买炸药养鸡等等的本钱,10%是你赚的钱,这个比例最开始不是从影视行业形成的。

在国地税没合并的时候,很多地方园区为了鼓励影视业发展,去地方税务局申请了一些优惠政策和名额,但是可能被滥用了。”某艺人工作室的财务阿威向我们分析道。

最新的70%这个乘数的由来是大多数人最不明所以的地方,其大概等于是税务总局经过调研之后、根据之前地方不完善的执行情况做了一个合理“宽限”,或者可能是基于演艺行业特殊性、演员收入分配等制定的系数——

艺人工作室在经营所得和个人劳务所得之间的界限是比较模糊的,举个例子,一位艺人明明是自己去演戏赚钱,但是注册了个人独资企业,就好比卖煎饼的开个煎饼摊——他是以企业名义签的合同,开的发票,那么现在应该怎么算呢?

可能就理解为公司参与了个人演出的一部分幕后策划工作,剩下的70%都是艺人自己出力完成的。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新旧算法相减,综合计算下来,每个工作室需要补缴的税款大约会占到工作室收入的20%左右,而且要从2018年追缴至2016年,而之前的征收方法是3%-7%之间。

编剧行业经过刘和平代表的争取,回归到之前规定过的特权使用费计税法,即扣除20%费用后,征收20%的税,80%*20%=16%,即编剧按16%补足即可。

“有新政策的话,从今天开始没关系,但追溯三年还要交滞纳金感觉有些委屈,因为过去我们一直是按要求交的,这样一来好像偷税漏税了。”财务阿威表示。

他表示,身边同行都不会故意偷税漏税,艺人更会非常在意自己的名声。

明星之所以成立工作室是为了对上可以缴税,对下可以开具发票,这样才能完成款项收支,并非为了避税。

几个月前传闻补税的针对范围是年流水500万以上的影视相关工作室,重点在明星个人工作室,但现在看来局势已经扩大,覆盖了影视相关的所有工作室。

据相关人士透露,账面单笔收入在20万以上的公司都接到了约谈电话。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园区减税政策不算数 追缴早就有法可依】

在各个国家,文化历来都是政策优先扶持的领域之一,中国也不例外。

为吸引文化投资创业,南京、上海、无锡、霍尔果斯、横店、天津等地积极响应2014年的《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局关于继续实施支持文化企业发展若干税收政策的通知》,分别提供了额度不等的合理避税政策,成为影视公司的集中驻扎地,促进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只不过到现在,地方税务局和产业园区承诺过的税率作废,按国家新的规定一刀切,且不给缓冲空间,一时令受益者们无法接受。

“这件事打个比方就是,有个超市推出开业促销活动,全部商品半价出售,大家奔走相告,闻讯而至,疯狂买买买;结果到了结账台的时候,经理突然跑来说不好意思搞错了,商品都恢复原价而且不允许再放回去,顾客是不是会很抓狂?”一位业内人士解释道。现在的艺人工作室、影视公司就成了这样尴尬的“顾客”。

阿威无奈地透露,“当年我们已经非常谨慎了,真的飞过去面见了地方税务局的人,确定可以拿到优惠税率才在那注册公司的,但是现在都不算数了。”

比阿威的公司更惨的是,有的公司在地方园区只是聘请了一个财务代理,并无实际运营人员;这回出事过去之后才发现,财务代理压根就没拿下核定征收政策的名额,只是一直帮他们做完了各种账而已。

面对这种情况,公司只能自认倒霉,为无知和大意买单。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那么,以前各地园区承诺过的优惠政策突然都推翻不算了吗?

锦天城律所合伙人税务律师刘云刚在接受某自媒体采访时道出一个惊人事实:“各地区自行制定的税收优惠政策,如免税、先征后返等举措,本质上都是违法行为。全国人大负责税收立法,税收行政法规由国务院制定颁发,其他税务规章和税收规范性文件都由国家税务总局制定实施,而地方政府根本没有税收立法权。最近两年有因税收返还的问题,企业起诉地方政府和园区的案例不计其数,而最终企业很少得到法院支持。”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

非国字头税收文件,一个都不要信。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高级经理李砚南则进一步向小浪科普,国税总局多年来一直使用信息化系统,对于企业能享受到的税率、减免期限等通过系统管理,地方政府是没有能力越权给予的。

地方政府给出的优惠主要是财政返还的形式,在地方政府留存的财政收入中按照企业缴纳税金的一定比例或者金额返还给企业。

由于这类返还和税金挂钩,所以非专业人士往往将其与税收优惠混淆,媒体所说的“税收优惠”就是地方政府对于设立在当地的工作室给予核定征收的处理方式,并不是真正的税收优惠。

据《关于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的通知》,收入超过500万元的工作室就应该登记为一般纳税人、实行查账征收,不应该再像小规模纳税人一样核定征收,所以现在的新规是早就有法可循的,并非凭空决定。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明星成查税重灾区 流量艺人补缴过亿】

此次补税,不同细分领域面临的情况又有所不同。艺人工作室是头号补缴大户,江浙沪一带是最明显的查税“重灾区”。

据了解,国内艺人一般都会在税收优惠地区注册工作室,几乎无一例外,区别只是注册地不同,有的头部艺人还会在好几个地方注册。

公开资料可查,仅在横店东阳注册的影视文化工作室就有749个,黄晓明姚晨、杨幂、李易峰、王凯、迪丽热巴等一线明星均在列。

有艺人公司表示,最近他们几乎每天都接到来自不同地方的追缴电话,被通知从2016年开始自查,截止日到2018年12月31日,超过这个日期的,同样按照年18%的滞纳金予以罚款。

但令公司困惑的是,各地现阶段核算的标准并不一致,究竟该在哪个地方补缴也并不明朗,换句话说,工作室注册地在江苏的艺人亦有可能被要求在横店缴税,这令各家公司感到无所适从。

到底税率标准是什么?完全就是税务部门的电话通知。

有的财务代理会去比如横店园区管理人员那询问,横店再派人去地方税务局打听,回来园区的人再相互告诉,以这样的方式来层层传达对政策的解读。

某宣传透露明星工作室的补缴税率在29%左右,即35%减去之前已缴的6%。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日前的横店会议内容提到17位艺人被约谈,实际还会有更多。

据小浪掌握的消息,这17名艺人覆盖大花、顶级流量、一线演员、导演等等。某位男明星被约谈的时候,在会议室“当场就痛哭起来”。

不比范冰冰好过到哪去,这些明星要补缴的税款之多同样令人咋舌:

某顶级流量鲜肉:2—3亿

某影视综艺多栖发展的综艺常驻男星:1.4亿

某专注影视作品的话题小花:1.6亿

某电视剧人气小花:单一个地区补税6000万以上,总额上亿

某大花:2亿以上

某演艺事业和商业两边抓的小生:5—6亿

从该人员名单可以看出,首先被约谈的大多是多栖发展的顶级明星,电视剧片酬高、单笔商务代言高、单个综艺出场费高的,尤其要补巨额税款。

如果一位小鲜肉之前跟某团队合作过,团队自然免不了也要帮着补一部分。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明星工作室在补缴中还涉及到一些具体操作问题,李砚南也向我们一一解答:

比如很多工作室并无经营场所和员工,注册纯是为了帮明星走账,这样如果按照个体工商户经营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实质上是侵蚀了国家税基,税务机关有权从经营实质的角度要求工作室按照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劳动所得综合征收所得税。

再比如,艺人付给化妆师个人的妆发费等没有发票,这部分怎么算?

《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凭证管理办法》规定“对方为依法无需办理税务登记的单位或者从事小额零星经营业务的个人,其支出以税务机关代开的发票或者收款凭证及内部凭证作为税前扣除凭证,收款凭证应载明收款单位名称、个人姓名及身份证号、支出项目、收款金额等相关信息”。

也就是说,除了发票之外,收款凭证、内部凭证也是可以作为税前扣除凭证的。

作为一个企业应该建立完善的内控,这是企业建立账簿、完善会计核算的前提,也是对一般纳税人的基本法律要求之一。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幕后公司无一幸免 今后各环节成本都会升高】

不仅是艺人,影视幕后人员也陆续收到通知,圈内哀嚎一片——

不像艺人工作室收入较高,很多幕后公司利润其实都非常低,扣除人力成本后所剩无几,一时根本拿不出要补缴的数额。

某编剧透露自己是在编剧群里看到通知的:

“现接到税务局通知,请各相关企业在12月5日前完成自查自纠工作,不可逾期。”

另一位编剧却表示还没听说谁接到通知,“大家都是懵的,不知道税务局的通知和编剧前辈争取的结果哪个会先来”。

这位编剧注册的工作室在浙江,以前税率是10个点,地方还有个返税的优惠,最后下来差不多是7.8。

某导演会员群里的通知有有所不同,称小规模工作室(年营业额500万以下)仍会核定征收,500万以上改为查账征收。关于各地方征收尺度不一样的问题,上面会尽快研究,出台统一政策。

一位制片人听到风声后表示担忧:“如果我是个方便面生产商,有明确的成本和费用,那就可以交所得税,但影视行业有特例,没有一家能投得起一个大项目。都是多家投。那么投资就不完全是属于你的,你把人家的钱交了所得税是不合适的。但如果说先税后分,就没有办法联合投资了。希望12月能有一个明确的政策出来吧。”

该制片人透露,现在税务部门还在了解情况,把制片公司这几年的帐审查一下,了解行业的运作模式、核算方法,而且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五年。这个阶段已经有三周了,交给税务部门的材料包括凭证账本合同等。

“北京的公司都约谈过好几次了,税务所都排着队,2点一个,4点一个什么的,都是谈两个小时一个小时,这两个月我都去了两次。他们会先讲讲政策,既然上面有政策,他们就很重视,态度也都很好。然后你讲业务,他们再给你捋思路,不会说立马怎么样,只是说有情况会汇总上报,汇报上去可能会跟几大部委再联合拿出方案吧。

确实现在有税法和会计核算法有有冲突的地方,主要就是联合投资制作是先分配各回各家交税,还是先交税再分配的问题,税额会很不一样。”

营销公司营业数额相对较小,所以受到的冲击也相对小一些。

营销公司营业数额相对较小,所以受到的冲击也相对小一些。

北京某影视营销公司老板刘女士透露,她的公司在浙江湖州开设有工作室。以前园区有税收优惠政策,工作室作为小规模纳税人,缴纳增值税和个税后有园区优惠退税,最终税率算下来差不多是3%-5%。

11月26日,刘女士的工作室收到了税务局的补缴通知,“好在用工作室走的账务没那么多,补了十几万,目前不影响公司运转。比起补缴,我更担心现在政策朝令夕改,业内草木皆兵,明年生意会受到影响。”

但是营销公司也有吃亏的地方,比如他们的很多业务是无法留存发票的。

另外两位营销公司负责人就讲到:“我们一个案子通常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费用都用在新媒体上,但现在新媒体的费用是透明的;付出去的车马费、新媒体投放都是没有发票的。而且宣传公司人力成本占很大比重,我们前几天一个40万的项目,不刨除税金和人工的情况下,利润只有10万。”

“如果有1000个记者领取了劳务费用,每个人大概500元,现在我需要把他们都找出来,领着他们到税务大厅去开发票,但是按照国家法律,个人收入低于800元是不用开发票的,这就非常矛盾。”

“宣发等下游产业没有工会,大家有问题也没有代表去说,也没人帮我们争取利益,”宣传人员小L向我们抱怨。他觉得本来是上游明星偷税漏税引起的风波,如今扩展开来,受伤最多的却是下游。

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去年我们公司营收大概100万,劳务成本100万,如果是以前,我只需要缴这100万的营收税收,现在则要把劳务的100万计算进去,这么一算,我一年大概赚了30多万,现在全部要搭进去。”

他和税收执法人员来回争执了三周,依旧无果,如果下周一不交,就可能面临补缴加罚款的结局,罚款金额在0.5到5倍之间。

包括影视相关的文化公司也难豁免,如某设计公司就一次性补缴了180万。

影视策划人谢晓虎就新旧税政算了一笔账。“园区之前收工作室10%到11%的经营所得税,按优惠政策返税6%,就是5%的税,现在改成了收40%的税。按收入一百万来算,我原来只用交五万块钱的税,现在按合同金额的70%收40%的税,也就是28万的税。很多公司利润并没有那么多,因为补税都倒闭了。”

看来,这场补税地震,将波及到每部影视作品的前期投资、演员招募、幕后制作、后期宣传营销等各个环节。相应地,每部作品的成本今后也将水涨船高。

影视圈补税风波调查:小鲜肉补缴数亿 空壳公司狂招人

【补税影响:项目停滞 艺人削减宣传支出】

补税之后,影视行业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呢?

“影视行业今年下半年就进入寒冬了,现在情况更难了。很多人都不敢签项目合同,一千万就得交45%左右的税。原来拍一部戏,可能投资一两个亿都走的是工作室的账,现在1亿可能要三四千万的税,这就很吓人。这个政策会挤压掉很多的小公司、小工作室。即使我们现在不要工作室了,按照公司去注册,也一样要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现在没有太好的一个解决方法,如果有,就不会有这么多人都已经崩溃了。”策划人谢晓虎说。

据了解,目前很多项目都陷入了停滞状态,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限薪政策的管控,一个就是税的变化。

艺人工作室需要补缴大量税款,最直接受到冲击的是各家经纪公司。

除了肉眼看得见的收入缺口,未来更是让经纪公司举步维艰:

运营税成本高达30-40%,然而公司关于艺人的支出成本却没有相应下降,包括房租、人力成本、妆化造型等,这部分庞大的成本是由过去的市场高涨养成的,不会因为税率改变而变化。未来最可能大幅缩水的就是明星的宣传和营销费用,甚至可能是人工费用。

还有一个新现象是,园区管理变得更严格了。比如霍尔果斯已经开始查,不再允许只注册一个空壳公司、无实际办公人员的情况出现,必须得有工作场地,根据人员和产值开发票。

“现在霍尔果斯到处都在招人,所有人都招了都不够,有两三千家公司,一家公司需要3到5人,你一年产生十个亿,就得招50个人,总共得需要几万人。”一位公司注册地在霍尔果斯的制片人透露。

目前许多政策细节仍在敲定过程中。在新的明文规定到来之前,绝大部分影视从业者只能忐忑地等待“另一只靴子的落地”。

公开、透明、持续性的税务规范无疑是全行业所盼,但具体执行方式仍需多方探讨。

霍尔果斯
霍尔果斯
(来源 新浪娱乐)